當前位置 :  > 內容

瑞典博福斯“阿布拉姆”火箭係統

來源:互聯網 責編:大嘴 作者:佚名 時間:2009-01-25

lol外圍資訊網 fsogpg.com

2008年第08期  來源www.cngc.com.cn
 

    現代戰爭中,空襲與反空襲已成為交戰雙方貫穿始終的主要對抗方式。近幾十年來多次戰爭也表明,空中進攻已經成為決定戰爭勝負的最重要的作戰方式,空中力量強的一方往往僅憑籍空中優勢就可以基本確定整場戰爭的勝勢,甚至僅靠空中打擊就能使對手認輸投降,北約空襲南聯盟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在這種形勢下,建立現代的攻勢空軍逐漸成為各國的共識和努力方向。

 

    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隨著電子戰技術與精確製導武器的高速發展,空襲與防空襲作戰方式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二戰時期,雖然總體上空中進攻方占有優勢,但是麵對戰鬥機、地麵高炮的攔截火力,進攻方往往要付出巨大代價才能達成作戰目的。而隨著防區外製導武器和隱身技術的發展,各種隱身戰機的服役,在空中攔截對方的空襲也變得成本巨大、不堪承受。國外對巡航導彈和隱身戰機的評估一再表明,對手要建立可以有效攔截這些武器的防禦體係,其付出的代價要成百、上千倍於進攻方的投入,因而在經濟上不具有現實意義。可以預言,隨著技術的發展,空中進攻之矛還將越來越銳利、越來越難以抵抗。

 

    有矛必有盾。矛的銳利並不對盾的存在產生威脅,而是要求盾也更加堅固,空襲兵器的發展也促使防空武器不斷進化,傳統防空武器隨著高新技術的不斷注入被賦予了新的活力。對於地麵防空來說,大體可分為要地防空和普通地區防空兩種情況。要地防空是指對軍事基地、指揮通信中心、交通樞紐等少數重要目標進行防禦,在這些地方,先進的防空導彈無疑是主角。但是對國土廣闊的國家來說,僅依靠要地防空顯然是不夠的,要防禦廣大的國土麵積,全麵部.防空導彈顯然在經濟上不可承受。這就要求有一種廉價而高效的防空武器,利用現代技術重新武裝起來的防空火箭就是其中之一。

 

    在現代戰爭中,巡航導彈、武裝直升機等低空目標的威脅越來越大,如何防禦這些目標也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目前對付這些目標主要以便攜防空導彈和小口徑高炮為主,便攜防空導彈價格昂貴、難以大量裝備,而小口徑高炮係統雖然具有較高的效費比,但是其發射係統又較為笨重,降低機動性。那麼,有沒有一種既價格便宜又機動靈活的武器,可以對付低空飛行的巡航導彈、直升機等目標呢?最近,瑞典博福斯公司推出了一種新型的防空武器——“阿布拉姆”(ABRAHAM)防空火箭,預示著這類武器已經不再是夢想。

 

    或許有人對火箭能不能防空存有很大疑問。誠然,RPG-7等傳統火箭武器由於速度慢、射程近、射擊精度也不高,在阿富汗和索馬裏等地能夠擊落直升機很大程度上要靠運氣和對方的使用方式不當。“阿布拉姆”的出現則意味著,即使麵對低技術的遊擊隊武裝,低空飛行目標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安全了。

 

    “阿布拉姆”是瑞典博福斯公司最新開發的一種低成本近程防空武器,自1997年開始研製,2002年進入測試,最近已獲得成功並將投入國際市場。“阿布拉姆”的主要作用就是近程防空,其彈藥成本僅相當於便攜防空導彈的十分之一,即使遊擊隊和民兵武裝也可以大量裝備使用。

 

    “阿布拉姆”火箭彈彈徑120毫米,彈長1.6米,彈重小於25公斤,最大飛行速度可達1000米/秒,最大射程10公裏;戰鬥部重10公斤,為預製破片型,預製破片數量在1萬個以上。“阿布拉姆”之所以能比普通火箭彈有更高的對空目標殺傷概率,主要是采用了兩項不同於普通火箭彈的先進技術:

 

    一是先進的主動式激光近炸引信。近炸引信首先出現於二戰期間,和原子彈、雷達一起被譽為二戰期間武器裝備的三大發明,可見其重要意義。近炸引信可以在一定範圍內感受到目標,不必像觸發引信那樣碰到目標才能起爆,大大提高了對空中目標的毀傷效果。

 

    “阿布拉姆”的主動式激光近炸引信裝在彈體中部,位於戰鬥部和火箭發動機之間,采用雙路工作方式以提高抗幹擾能力。前向支路為預炸支路,後向支路為起炸支路,前後之間呈一定角度。每個支路各有3個傳感器負責發射和接收窄脈衝,利用彈體的高速旋轉實現360°探測。目標的反射信號隻有按先後順序和一定時間間隔分別進入兩個支路,引信才會起作用,以防止受到各種幹擾誤炸。激光近炸引信還具有很強的距離選擇能力,在導彈與目標交彙瞬間可獲得目標相對於彈丸的位置信息,使戰鬥部在恰當的位置或以恰當的方式起爆,達到最佳的殺傷效果。

 

    二是采用定向戰鬥部。傳統防空兵器戰鬥部爆炸後,破片沿彈徑360°均勻飛散,也就是說沿彈軸四周各方向上的殺傷分布和速度都是相同的。這對於殺傷均勻分布的地麵有生目標是合適的,但是對於空中目標就不合適了。因為隻有某一方向上的一小部分殺傷單元能作用於目標,其餘方向的大部分殺傷單元都白白浪費了。定向戰鬥部則能使戰鬥部殺傷元素向某一指定方向集中飛散出去,充分發揮所有殺傷元素的作用提高對某一方向上的威力“阿布拉姆”防空火箭的戰鬥部就屬於其中的偏心起爆式。

 

    按照高精度的激光近炸引信提供的目標信息,背對目標的一個或多個側麵上的起爆裝,按一定次序起爆,由於爆炸後能量分布不對稱,從而使預製破片集中飛向目標方向。依靠這一先進技術,“阿布拉姆”的10公斤戰鬥部對目標有效殺傷距離達到50米以上,甚至有報道說達到90米,這可能是對大型飛機目標的殺傷距離。

 

    通過采用以上兩種先進技術,“阿布拉姆”防空火箭具有比普通防空火箭高得多的對空殺傷概率:近炸引信使其不必直接命中目標即可對目標進行有效殺傷,而定向戰鬥部又使其殺傷半徑大大增加,充分發揮了近炸引信的優勢。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其雙聯發射架連同實彈全係統重量在100公斤以內,比小口徑高炮係統的機動性強得多,價格則比便攜防空導彈低一個數量級,可大量裝備,具有發射後不用管等優點,是保衛重點城市和區域的有效武器。

 

    “阿布拉姆”防空火箭一般並入局部作戰係統網絡(由計算機、傳感器和火控係統組成),作戰網絡對雷達或光電探測裝置確定的目標進行敵我識別,並指令發射係統是否發起攻擊。經過改進後可由各種火炮發射,也可由多種發射平台攜帶,具有良好的適應能力。“阿布拉姆”的主要作戰對象是巡航導彈、製導炸彈等彈道比較簡單的目標,其在火控係統的指揮下采用多發齊射方式,對這類目標能夠達到較高的殺傷概率,非常適合應付精確製導武器越來越普遍的現代戰爭。

 

    防空火箭作為一種防空兵器所具有的優勢是火力密集外加射程遠、威力大(跟小高炮比),且相對廉價(跟防空導彈比)。利用廉價的防空火箭攔截一些彈道或飛行軌跡比較固定、平緩的空中目標,是一條非常值得嚐試的思路。

 

    當然,“阿布拉姆”也並不十全十美。由於不能製導,其對付機動目標的效果將會大大降低,並不能完全取代便攜導彈和小口徑高炮的地位。而且“阿布拉姆”的設計思想主要是近距離防禦重點固定目標,重量仍然較大,不便於單兵攜帶。但是完全可以采用其技術方式發展一種彈徑7080毫米的防空火箭,連同發射筒的重量控製在10公斤以內,這樣就可以實現單兵攜帶、機動作戰。可以想象,此類武器一旦出現,必將成為未來戰場上可以大量使用的廉價的低空防空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