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lol外圍資訊網 > lol外圍觀察 > 民間觀點 > 內容

奧巴馬的計劃暗示了海軍采購方案

來源:lol外圍資訊網 責編:大嘴 作者:知遠/天火 時間:2009-03-01

lol外圍資訊網 fsogpg.com 如果最近奧巴馬和他對人員高過科技上的新的強調,那麼未來的奧巴馬政府將注重人員多過科技,因此美國海軍將會在軍隊的表單上列到第二位。也就是說,海軍科技在美國市場上將遭遇雙重打擊:對部隊上的組織性延緩,和對人員科技上的功能性延緩。
“‘奧巴馬向應對21世紀威脅的轉變’這一主題預示了海軍成為了多餘的部分。”
這對海軍的船舶建造和平台采購更為惡劣。奧巴馬的宣傳網站明顯地提到海軍,在三軍之中,采購的情形上---道路並不好走。打趣地說,奧巴馬的國防藍圖(可以從其網站的國防頁麵下載)指出“在海軍采購進程中更廣泛的失敗。作為其整體國防整改的一部分,一個奧巴馬政府將優先修正海軍采購係統。”
這個是一個更廣泛的軍隊縮減改革的一部分,涉及到五角大樓的各個部分。
盡管如此,海軍將會是第一個被開始縮減的部分,因為它主要的新船型設計(例如兩棲登陸船)已經嚴重超支和超期了。
更者,奧巴馬的“向應付21世紀威脅轉變”主題預示了海軍是多餘的部分—如當前的形勢。隨著其在非常規戰爭上的強調和對“軟實力”的強調的暗示,和國防文件含蓄地剝離了海軍的海洋控製的核心任務。在國際和國內政治原因下,文件做了肯定的公告“海洋上的指揮將會更加重要,”但是沒有提到除了沿岸作戰船隻(LCS)以外的任何戰鬥因素。
LCS :奧巴馬 型的船隻(近似)
確實,奧巴馬關於LCS的定位—好想法,但是執行卻糟糕—他的總體觀點以海軍采購為象征。LCS的概念是一個對新型非常規衝突威脅的優秀的反應,因為它“SAM”:小型,靈活,模式化。
原則上,越小的尺寸就允許編隊中更多的數量和每個單位的更高的靈活度,意味著不僅僅是快速的艦艇,而且可以更好地在沿岸行動中例如淺水區開展。模式化可以讓艦隊利用最小的替換和修檢時間適應不同的任務。
在奧巴馬讚同的思維下,數量和靈活性是在一個充滿著多樣的蓄勢待發的衝突,而且會在熱點區域快速地同時激發的環境中最有用的特點。
一樣重要的是,這些衝突代表的威脅和機會常常是大不相同,它們都強調了模式化結構提供的靈活性的重要。
然而,LCS研發的失敗是一個典型的奧巴馬有充分理由想要修正的采購失敗。
難以控製的成本增長造成了一個困境:建造更多,突破預算,或者少建造一些,犧牲對應對21世紀威脅必要的數量優勢。
在當前的大衰退和膨脹的預算赤字的經濟氣候下,對軍事科技,特別是新型戰的軍事科技上預算的打破,對任何政府都是不明智的,而且對奧巴馬政府特別不恰當。
建造少一些的數量,這個可能是一個阻力比較小的方法,經濟上對軍隊來說都是最壞的:它相對於前線的貢獻製造了大量的後勤部分,妨礙了學習曲線和規模經濟,並且不能夠分期的研發工作。
顯然,最有效的采購程序要求保持研發成本降低和高產出。在新型船隻建造上,這個模式同奧巴馬提議的從大型(數量較少)向小型(數量較多)的轉變的契合。這個模式也預示了奧巴馬國防計劃中海軍重組的第二大重要方向:隻要有可能,就把現有的船隻現代化來取代建造新的船隻。
如果沒有破掉,就修複好它
進行現代化當然比更好要經濟一些。然而,細節上的問題是,什麼是“隻要有可能”? 原則上,重建或更換的決定要靠對它能力和成本的判斷。
相對於對手形勢的有效性要看對手的能力如何,但是奧巴馬的國防政策預示對重要的海軍戰鬥力量升級像Burke級的驅逐艦和Ticonderoga級巡洋艦 要足夠應付可預見的高端海軍威脅。有人懷疑導彈技術上的提升,還有國外潛艇和航空質量的發展將會領先美國海軍,但是不管是真是假,至少是開始時,奧巴馬團隊不太相信。相應地,重要的水麵戰鬥力量計劃例如Zumwalt級的驅逐艦和CG(X)不免會被取消,特別是前者的研發一直不太樂觀的情況下。
其他的現有平台更換的激發因素是其降低的成本效率,或者是完全的廢棄。這裏的重要標準是維護費用被廣泛地定義,規模經濟同絕對年齡一樣重要。
在此點上,在2015年更換48年壽命的Enterprise航母Gerald R Ford (CVN-67)非常恰當。Enterprise在1961年訂購,其壽命接近半個實際,但是也是唯一艦隊中非Nimitz航母。
同樣原因,後續的早期Nimitz級航母的更換預計要延期,即使如此 FORD 也在技術上代表著新型航母級別。Nimitz,同級船隻中的領先者,在1971年訂購,但是還在有效地運作,這就使得如果奧巴馬政府想要(或者需要)開展高成本,厲行節約消減時。FORD級航母就成為了其重要的目標。
其中主要類型艦隻的命運,特別是潛艇和登陸艇,更為模糊。中肯地說,奧巴馬戰略優先會讓前者繼續其角色,而擴展後者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