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不寒而栗,下次中日戰爭我們可能還會輸!

來源:新浪軍事 責編:紅豆 作者:佚名 時間:2008-12-26

lol外圍資訊網 fsogpg.com

110年前,1894年9月17日,中國北洋海軍同日本聯合艦隊在黃海海麵進行了5個多小時的殊死戰鬥,最後以北洋海軍的覆沒告終。在這場近代世界海戰史上慘烈的戰鬥中,雖然交戰雙方武器裝備不相上下,但是結果卻相差懸殊,這不能不引起深思。
  在這場海戰開始之前,中國曾發起以洋務運動(1860~1894年)和編練新軍運動(1895年)為主要標誌的軍事改造運動。中國軍事領域大量引進先進軍事裝備,外派大量軍事指揮員留學深造,建立近代工業,學習近代科學技術,組建了新式陸軍、海軍。北洋海軍的成軍正是這場軍事變革的突出成果。
  然而,這場軍事變革存在嚴重缺陷,這也是北洋海軍覆沒的一個重要原因。北洋海軍的興衰成敗就是這場軍事變革的縮影。因此深入研究這場軍事變革的教訓,不僅可以反思甲午海戰的失敗,而且對於今天具有啟迪意義。
  一、軍事變革是觀念革命,必須對舊有思想體係進行深刻改造。
  每個重大的軍事變革曆史時期都是思想觀念必須得到徹底解放的重要曆史時期。如果舊有思想體係仍然占有統治地位,軍事變革很難成功。
  在這場軍事變革中,清政府雖然引進了比較先進的武器裝備,但是其軍事觀念和作戰思想卻很保守落後。以甲午海戰為例,在作戰雙方武器裝備同等的條件下,日本在戰前對此次作戰並未抱有必勝的把握,甚至作好了戰敗的準備。而清軍卻沉溺於"勝利之師"的曆史包袱之中,用祖上傳下來的八旗觀念和西方早已過時的木帆船作戰理論來指揮近代化的鐵甲艦海軍。這最終導致北洋艦隊含著千古遺恨沉沒於黃海的波濤之中。曆史昭示後人:武器裝備不落後但觀念落後,照樣挨打!
  必須清醒地認識到:落後的民族並不僅是貧窮的民族,而是自卑保守的民族。落後的軍隊並不僅是裝備劣勢的軍隊,而是觀念陳舊的軍隊。如果觀念陳舊或滯後,即使有了先進的裝備,也難免在戰爭中失敗。
  二、軍事變革是科技創新,必須把科技發展置於重要戰略地位。
  軍事變革從根本上講是科學技術在軍事領域廣泛運用的結果。中國古代雖曾取得了一係列令世人矚目的科技成果,但長期的封建社會製度、長期的農業社會物質基礎、長期的儒家思想文化約束對科學技術的發展產生了極其消極的影響,致使愚昧和無知充斥社會。這種氛圍的籠罩下,在晚清軍事變革中雖然學習了西方的科學技術,但卻不能帶來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反而進一步拉大了中國與西方國家在科學技術方麵的差距。
  人類社會軍事變革曆史表明,進行軍事變革,必須把科學技術的發展與創新作為一項長期而重要的任務。離開了科學技術的支持,軍事變革必然成為無源之水。
  三、軍事變革是係統工程,必須促使各種軍事要素有機結合。
  軍事變革不僅是軍事技術的變革或武器裝備的革命,而且是一個十分複雜的係統工程,涉及到武器裝備、軍事思想、作戰理論以及軍事製度等一係列重要的因素。如果把軍事變革僅限於武器裝備的更新,軍事變革就無法實現。
  鴉片戰爭後,中國許多有識之士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但是,他們隻感到中國武器裝備不如西方,而忽視中國整個軍事係統的落後。在這種思想的影響和主導下,甲午海戰時,雖然中日軍隊在武器裝備上相差無幾,但是在其他方麵,中國卻落後日本一個時代。當時日本已經模仿西方實行了軍事體製的改革,陸軍從編製到戰術都模仿德國陸軍,作戰實行散兵隊形。而清朝陸軍還是古老的湘軍營製,打仗時拿著近代的武器裝備卻排列著古代的密集隊形,往往在日軍進行炮火準備時便潰不成軍。
  由此可以得出:軍事係統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它不僅包括武器裝備,也同時包含戰術技術、軍事思想、作戰理論、人才素質結構及軍隊體製編製等諸多方麵。如果僅僅把目光盯在武器裝備上,而不去全麵改造整個軍事係統,即使有了先進的武器裝備,也很難取得軍事變革的成功和未來戰爭的勝利。
  四、軍事變革是自主行為,必須把學習外國與立足本國國情緊密結合。
  軍事變革既要遵循世界軍事發展的一般規律,也必須著眼中國的具體情況。如果全盤照搬西方軍事的完整模式,中國的軍事變革就會走上歧途。
  這場晚清軍事變革的主要內容是學習西方的技術,但是這種學習存在著盲目效仿西方的局限性。倡導這場軍事變革的人士並不了解西方的政治製度和科學進步的原因,對西方軍事也缺乏深層次的把握。他們認為中國隻要官辦船廠、炮廠仿製西式武器裝備,就能解決武器裝備和海防問題。這其實是一種脫離中國實際的幻想。
  以上表明,中國的軍事變革必須緊緊立足於中國的國情和軍情。尤其是在世界軍事強國軍事變革的理論、模式蜂擁而入國門的今天,如果忘記了中國自身的特殊性,盲目追逐西方,就會最終導致失去中國特色,並將很難成功。
   
   五年前,冰心逝世的時候,她的親人和與她十分接近的朋友,在悼念文章中,均披露了一個事實,即冰心的遺憾:晚年冰心,係於她的人生經曆、民族感情與父輩的仇恨,打算撰寫一部紀實性的長篇之作,書名就叫《甲午戰爭》。冰心在這兒用的不是甲午海戰,而是甲午戰爭,因而,構思中的作品,所涉及的社會生活與戰爭場景可能深刻而闊大。
  晚年一直陪伴母親生活的女兒吳青、女婿陳恕說,冰心在甲午海戰一百年之際,很想寫一部甲午海戰的大書,她在小時候就從姥爺那兒聽到過許多甲午海戰的故事,但每次落筆,都不能成行,最終宿願未了。
  常為晚年冰心拍攝照片的中新社資深記者賈國榮在《冰心的遺憾》一文中說,1994年春,九十四歲高齡的冰心毅然對友人們說:"我要寫一部大作品。"為此,老人多次提筆,"可是,她竟然一個字都沒有留下!"不是因為老,因為病,"而是因為哭,因為大哭,因為一握起筆就禁不住老淚縱橫地痛哭!哭得完全不能下筆,紙上惟有落下的熱淚。"賈國榮描寫道:"此時此刻的冰心,一邊哭,一邊說:‘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真可恨!真可恨!'"
  中國現代文學館館長舒乙也有過這樣的文字:"暑天八月,我又去看她。她的家人悄悄告訴我,她清晨又曾大哭,隻緣想起甲午海戰,竟不能提筆,完全沒法寫下去......"
  因而,在我的印象中,冰心的《甲午戰爭》是部胎死腹中的作品。沒想到,五年後,在冰心居室整理她的遺物時,卻有了驚喜的發現。那天清早,我剛邁進家門,吳青告訴了我這個驚喜,說,以前都認為媽媽的《甲午戰爭》沒有動筆,實際她不僅已構思成熟,並且已經有了開頭,說時,便將一個牛皮信封遞到我的手裏,說,冰心的《甲午戰爭》開頭就是寫在這個信封上。
  我非常吃驚地接過那張牛皮信封。這是一封北京市郵政管理局的"郵電公事"函封,冰心用剪刀將其剪開,信封外頁有冰心"以百年國恥激勵後人,教育後人,前事難忘後事之師"兩行手書,內頁上半頁,密密麻麻地寫道:
  題(提)起中日甲午戰爭(1894),我的心頭就熱血潮湧。因為我父謝葆璋先生對我憤激地□□□□□□□,他以□□軍艦的槍炮二副的身體(份)參加了那次戰爭。他說那時日本艦隊掛著英國旗從遠處駛來,到了跟前才掛上日本國旗,讓我們長炮毫無準備之下,倉促應戰。在他身邊的同事(我母親的侄子楊建□)被炮彈打胸丹腹部倒下了,腸子都沾在煙筒上。停戰後,父親才從煙筒上把烤幹的肝腸撕下來塞到他的胸腔裏的。後來,這艦□□被擊沉了,我父親從大東溝戰場泅水到劉公島上岸,轉回至福州。
  甲午海戰爆發,因為海裏文字到此結束,信封下半頁空著,落滿了淚痕。就是上述的文字,有的也很難認清,隻得用□代替,這同她1994年的寫作狀態與為人題字的瀟灑完全不相稱(那年她寫過《我家的精品》《雷潔瓊文集·序》等,而在1993年年底給我題寫的"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是何等的娟秀飄逸),這也證明了"哭得寫不下去"的實情,現在則可說,縱是寫下去了,也還是控製不了感情,顫抖的筆畫與滿紙淚痕便是明證。
  顫抖的文字畢竟為我們留下了這部大作品的一個開頭,這是最重要的。從中,我們可以作一些解讀。"以百年國恥激勵後人,教育後人,前事難忘後事之師",無疑是整部作品的重要立意,所以單獨地寫在另頁上。冰心的作品,無論是長篇通訊還是小說,從未用"提起"二字起筆,這兩個字的出現,預示了她將準備展開較大的敘述,是一部大作品的開頭,但"我"這個敘述人物的出現,又將限製她所希望的戰爭場景與社會生活的展開,於是,主要人物父親一開始便登場,並且是出現在殘酷戰鬥的場景之中。父親的出現以及敘述的簡潔,又使得戰鬥早早結束,似乎整個甲午海戰是在"英國旗""日本旗""炮彈""腸子""煙筒""泅水"等幾個場麵動作中完成的,根本沒有展開。冰心不可能不知道如此敘述是不能成為大作品的,這隻能理解為,這個開頭是一部大作品的"引子",最後另起的一行就改變了敘述方式,雖然是一句未說完的話,卻顯得十分的重要。同時,關於父親同事的腸子被打出來的事情,在她的另外兩篇文章中出現過,一篇是《童年雜憶》,另一篇是《建國三十五周年感言》,但都沒有寫出他的名字,隻說是"戰友",也沒有點出他與作者的關係,在這個"引子"中,出現了名字,關係是母親的侄子,這都為後麵展開敘述創造了條件。冰心的小說,一貫取家庭結構的方式,父親與母親在這短短的"引子"中都已出現,她所說的大作品,是不是預示著將采取家庭或家族的結構與敘述方式?
  當然,這都隻是一些不確定的解讀,留下的仍然是遺憾。    
     
 
     
  今年是中國的"甲午戰爭"110周年。它之所以那麼重要,是因為在1894年,中國讓小日本打慘了。當時,日本才"明治維新"幾年,中國很看不起它,叫它"倭寇",而它居然就把大清帝國打敗了。經過這一仗,中國就等於完全解除武裝了,世界列強又占了大連、旅順、煙台、青島、威海、福州等地。所以現在中國人都在反思:為什麼在110年前會輸給日本?今天已經和平崛起的中國,如果再有中日戰爭,將會怎麼樣?
  北洋軍艦被各個擊破
  1894年,朝鮮發生"東學黨起義",當時朝鮮還是中國的屬地。日本早就想占領朝鮮了,它就借援助平亂為由派兵,駐紮在漢城。朝鮮請清政府鎮壓起義,清廷在7月25日增兵幾千人。本來這與日本沒有任何關係,但日本借機挑起了戰爭,在東海的豐島發動偷襲,把清政府的運兵船打沉了,打死了中國幾千人。8月1日,中日雙方正式宣戰,9月17日就開始了"黃海大海戰"。
  當時參戰的中國艦隊是北洋艦隊,兩艘比較大的鐵甲艦是7400噸的"定遠"、"鎮遠",還有一些比較小的軍艦是"致遠"、"經遠"、"濟遠"、"靖遠"、"來遠"、"廣甲"、"超勇"、"揚威"等,共有12艘。
  日本的12艘軍艦分為兩支,一支速度比較快,編成了"遊擊隊","遊擊隊"由"吉野"帶著"浪速"、"高千穗"、"秋津洲"實行快速攻擊。旗艦"鬆島"帶領"嚴島"、"橋立"等本隊炮艦在後麵,有320毫米的大口徑炮,它們和中國的主力艦隊對峙。然後,遊擊艦隊就把北洋艦隊的小艦船一條條地分割包圍。日本擺出的是進攻的架勢,采取的是積極主動的打法,將中國的艦隊一口一口擠到陣外吃掉。
  在海戰中,大炮、中炮、小炮搭配很重要。比方說大炮,中國305毫米的主炮可以打6公裏;中炮呢,240毫米或者150毫米的可以打3公裏---4公裏。隻有當大艦在中間,中等艦和小艦在外圍,才能一層層地築成火力網。
  而日本的戰術很好,它先把中國的弱艦圈出去,然後幾個打一個,消滅掉一個,再打一個,實行各個擊破。甲午海戰那一天,首先是中國的"超勇"、"揚威"被打沉了,這都是中法戰爭留下來的老艦。然後再打"致遠",名將鄧世昌就是艦長。"致遠"英勇地衝出外圍和日艦拚命,但日艦四個圍它一個,集中火力把它打傷,最後沉沒。這一戰隻打5個小時,中國水師損失慘重,4艘沉沒,2艘逃跑,首先是方伯謙帶的"濟遠"逃跑了,然後"廣甲"也跟著逃跑了。最後隻剩下"定遠"、"鎮遠"在挨炮,日艦圍著它們打,打到最後,大家的炮彈都打得差不多了,因為"定遠"、"鎮遠"的裝甲比較厚,炮彈打不穿,所以沒有把它們打掉,日軍就撤退了。這一過程,暴露了很多問題。
  中國有魚雷卻沒有擊中日艦
  有一種說法是鄧世昌的"致遠"號想去撞沉日艦"吉野",但不幸在途中被魚雷擊沉了,日艦一發魚雷就把我們200多個官兵打死了。其實不然,近年史學界證實"致遠"是給火炮擊沉的。在它衝向日艦的時候,左右兩舷已經有了兩個大洞,身負重傷。而且"致遠"號每小時隻能走16海裏,"吉野"可以走22.5海裏,它是根本追不上"吉野"的,撞向敵艦的說法不成立。
  而且當時中國有魚雷快艇參戰,日本方麵卻沒有。可惜我們沒能打出好的戰績,清軍有四艘快艇都曾經逼近日本的"西京丸號",僅差40米,連放3發魚雷,但一發都沒有打中。魚雷隻要2秒鍾就打過40米去了,日本海軍軍令部長樺山紀誌死裏逃生,這隻能說明中國的訓練比較差勁。反過來,到了1895年,日軍圍攻"劉公島"海軍基地的時候,就用十多艘魚雷艇反複偷襲,損失幾條小艇終於炸沉了"威遠"和"來遠"號。
  所以,有了好武器,還要有勇氣和技術,不然巨炮大艦還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沒有炸藥的炮彈是"穿甲彈"
  還有另一種說法是,清朝當時的炮彈還是摻沙的,而且隻有3發大口徑炮彈,不夠打,所以打敗了。但實際情況是打了200多發305毫米的炮彈,多次命中"吉野",把日軍旗艦"鬆島"打成重傷退出戰場。說清軍的炮彈它摻沙實際上是"穿甲彈","穿甲彈"裏麵是沒有炸藥的,要用速度重量和鋼彈頭去把敵艦穿透,炮彈裏麵放的是水泥。
  而從戰後提供的資料看,305毫米炮彈的庫存當時有400多發,爆破彈有243發,穿甲彈有244發。為什麼說有彈藥的儲備,在實戰中也發射了相當數量的彈藥,但還是感到炮彈的供應不足呢?那是因為清軍對戰前的儲備和戰爭的慘烈程度的估計都不足,也可能戰前這批炮彈是在基地的倉庫裏,而沒有運到軍艦上去。所以並不是當時日本的炮火特別強,而是北洋水師的彈藥不足。問題不在武器,而在人員,是當時官兵錯估了戰爭形勢。
  頤和園挪用的軍費不影響戰果
  另外也有一種說法是當時慈僖太後為了修築頤和園,挪用了軍費,導致北洋水師的慘敗。這一說法有道理,也有誤傳。因為,說北洋水師的經費約有2000萬兩到3000萬兩被挪用到頤和園工程中,這種計算肯定是錯誤的,清政府在它的海軍兵餉和東北三省新兵的兵餉中克扣的差額,在10年時間裏也就在600萬兩-750萬兩白銀之間,而且不斷歸還。清政府興建頤和園,是挪用了一部分海軍經費,但頤和園也不是完全靠軍費修建的,也不至於影響甲午戰爭的結局。
  北洋水師慘敗是因為不敢戰
  甲午戰爭的失敗,不是沒有炮彈,也不是沒有錢,而是人的問題。北洋水師的慘敗是不敢戰,首先是方伯謙"濟遠"號的逃跑,然後"廣甲"逃跑,到最後決戰劉公島的時候,不但是兵無戰心,士無鬥誌,連老百姓都覺得不行了,幾千個島民到提督衙門去求丁汝昌,說你讓我們逃跑算了,可見已不是軍民共守國土了。
  好多軍艦被炸沉是因為日本的魚雷快艇衝到幾十米距離來放魚雷,所以即使打沉了他幾艘魚雷快艇,也無濟於事。
  反觀清朝的魚雷快艇卻逃跑了,丁汝昌命令十幾艘魚雷快艇決一死戰,魚雷戰隊衝出港口後卻跑掉了,因為馬力比較小,跑不遠,最後十幾艘魚雷快艇還是讓日軍打沉了,或者俘虜了。更奇怪的是,日本的魚雷快艇進攻的時候,打沉了"定遠"、"來遠"、"威遠"三艘軍艦,200多名官兵殉職,但"威遠"的艦長竟一點事都沒有,原來他們上岸嫖妓去了。嫖妓在北洋水師中是有傳統的,後來被斬的方伯謙也去嫖妓,而他嫖的妓女是丁汝昌的相好,將帥兩個人爭風吃醋,甚至鬧到慈禧太後耳邊去了。
  在中日關係上要爭取主動
  整個甲午戰爭打完以後,西方人就更看不起中國人了。就是說,我把武器賣給你,你有能力去打廣島、長崎、京都的,但是你縮在基地等死。投降的時候也不先把軍艦炸掉,當時丁汝昌下令,先突圍,突圍不了就把軍艦炸掉,不要給敵人,結果那些軍官沒有一個執行命令的,他們都害怕如果炸了軍艦,日本人會對自己不利。這種軍隊怎能打仗?所以我們總結甲午戰爭,不是光看有沒有錢,有沒有軍艦槍炮,而是軍心士氣民心,你是不是真正有一種抗戰的精神力量,這一點特別重要。
  國內有一個專家分析得很好,他認為失利的關鍵是觀念問題。他說日本明治維新"全盤西化",天皇脫掉和服,穿上西服;皇後穿上袒胸露肩的長裙,去跳華爾茲。但中國呢,就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我還是用孔孟之道治國治軍;買來的武器不過是用來打打仗而已,這種思想束縛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思路。但是日本是不是就全盤西化呢?其實不是的,到今天為止,它還是保持傳統最好的一個古老大國,和服照穿,榻榻米照坐,壽司照吃。
  回憶甲午戰爭會讓我們難過,最後簽訂了《馬關條約》,把台灣都割讓出去了。我們要吸取教訓,最重要的就是海軍要爭取主動。中日在未來還會迎頭相撞的,是經濟戰爭、軍事戰爭、還是文化戰爭,難以預料。但無論如何,我們要"知己知彼占先機",不要像當年的北洋水師那樣倉促應戰,以致無招架之力。
  日本在二次大戰後明白了輸給美國的是科技,所以戰後花大氣力去科技興國,現在日本每年在科技發展上花1500億美元。中國也有個口號:"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但中國每年花在科技上隻有100億美元,相比之下,差距懸殊。這是否也讓我們反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