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美印軍事合作及其製約因素

來源:國際問題研究 責編:ldzldz 作者:趙青海 時間:2009-04-25

lol外圍資訊網 fsogpg.com

【原文出處】國際問題研究
【原刊地名】京
【原刊期號】20085
【原刊頁號】22~27
【分 類 號】D7
【分 類 名】國際政治
【複印期號】200812
【英文標題】Military Cooperation between U.S. and India and Its Restricting Factors
【作 者】趙青海
【作者簡介】趙青海,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
【內容提要】軍事合作是美印兩國關係發展中具有標誌性意義的重要組成部分。進入新世紀以來,伴隨美印戰略夥伴關係的逐步確立,雙方在軍事lol外圍領域的合作進展迅速。但與此同時,製約雙方軍事合作發展的因素依然存在,這反映了美印戰略夥伴關係亦有其局限性。
【摘 要 題】國際關係
【關 鍵 詞】美國/印度/軍事合作
【正 文】
    [中圖分類號]D871.223.5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0452 8832(2008)5期0022—06
    一、美印軍事關係的新發展
    冷戰期間,為了遏製蘇聯的擴張,美國與巴基斯坦建立了軍事同盟關係。印度為避免卷入東西方陣營的對抗選擇了不結盟政策。但在1971年,印度與前蘇聯建立了具有軍事同盟色彩的戰略合作關係,在安全利益上與美國發生衝突。在此背景下,盡管冷戰時期美國也曾向印度提供軍事援助,但這種援助是有限的,不時受各種事件的影響而中止。冷戰結束後,美印開始尋求改善雙邊關係。1995年1月,美國國防部長佩裏訪印,兩國簽訂了《美印lol外圍關係協議》,規定除了在軍品生產和研究上進行合作外,還將進行軍職人員和非軍職人員的交流。1998年印度進行核試驗後,美國對印度實施了一係列經濟和軍事製裁,兩國關係跌入穀底。但此後,美國開始重新認識印度在亞洲的地緣戰略地位和大國潛力,著手修複與印度的關係。2000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對印度進行了曆史性的訪問,與印度簽署了《印美關係:21世紀展望》這一指導21世紀印美關係的框架性文件,從而確立了美印“持久的、政治上有建設性、經濟上有成果的”新型夥伴關係。同年9月,印度總理瓦傑帕伊回訪美國。美印兩國開始在反恐、聯合國維和行動等方麵進行積極的合作。作為回應,美國開始放鬆對印度的經濟製裁,部分恢複了對印武器裝備零部件的供應和同印度的軍事交往。美印關係開始走出因印度核試驗導致的陰影,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布什政府上台後,更加強調同印度進行戰略對話的重要性,認為印度是“具有全球性地位的新興大國”,是維護亞洲安全的關鍵因素。印度人民黨政府也大力拓展與美國的關係。2001年5月1日,布什政府宣布新的導彈防禦計劃後,國際社會一片譴責之聲,印度政府卻宣布理解和支持美國的這一決定。“9·11”事件後,印度表示支持美國打擊恐怖主義,布什總統於當月解除了因印度核試驗而對其實施的經濟和軍事製裁。此後,印度對美國的反恐戰爭不僅給予了外交和道義上的支持,而且還在一些實質性問題上和美國進行了密切的合作,如印度海軍為美國軍艦通過馬六甲海峽、支援在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動”提供護航巡邏;若幹美國軍艦使用印度港口設施停泊、休整。兩國關係迅速升溫。2004年1月,美印達成“戰略夥伴關係後續步驟”,主張在此框架內加強兩國在民用核能、空間技術和高科技領域的合作。2005年7月,印度總理曼莫漢·辛格同美國總統布什簽署了聯合聲明,決定把兩國戰略夥伴關係推向全球夥伴關係的新階段。伴隨美印關係不斷升溫,美印兩軍交流合作取得突破性進展。
    (一)兩軍高層互動頻繁,軍事磋商與合作逐步機製化。進入新世紀後,美印兩國國防部長和高級將領交流頻繁。僅2007年以來,美海軍作戰部部長米歇爾·馬倫、太平洋戰區司令部司令基廷、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相繼訪問印度。美印在軍事領域已建立起多層次對話機製,如副國防部長級lol外圍政策小組,下設lol外圍聯合工作小組、聯合技術小組、軍事合作小組、國防技術安全小組等,這些小組每年舉行一到兩次交流活動。2005年6月,印美簽署了《美印lol外圍關係新框架》,對未來10年的兩國軍事合作進行了規劃,內容涉及聯合軍演、合作研發和生產武器裝備、人員培訓與交流等方方麵麵。2007年7月,美國防部國防安全合作局局長傑弗裏·科勒中將在訪問印度期間透露,美國防部與印度內閣國防安全委員會商討簽訂雙邊後勤支援協定的談判已進入最後階段。根據該協定,未來兩國將在互利互惠的基礎上為對方軍隊提供各種後勤保障。例如,以無現金交易模式為對方戰艦和戰機提供加油等支援,然後等到年底統一結算。該協議一旦達成,兩國未來將可以在全球任何需要的地點互“借”對方的軍事裝備,而不必從本土進行遠程運送。
    (二)聯合軍事演習規模擴大。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美印在印度洋海域、馬六甲海峽、印控克什米爾地區以及阿拉斯加等地多次舉行聯合軍演。參演兵力涉及兩國諸軍兵種,演習科目逐步增多,規模不斷擴大。其中,始於1994年的美印“馬拉巴爾”係列海軍演習最具代表性。該演習每年進行一次,且從雙邊發展到多邊。2007年9月在印度洋舉行的“馬拉巴爾—2007”五國聯合軍事演習中,美國、印度、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共出動20000多人、28艘戰艦、3艘航母和150多架各型戰鬥機。2008年8月,印度空軍將第一次與北約及其他美國盟國的空軍參加在美內華達州的內利斯空軍基地舉行的“紅旗”空戰軍演。該軍演訓練飛行員在實戰環境下的作戰能力,它將是印度參加美國主辦的軍演的最高等級,表明美印軍事關係已發展到新的層次。在各種演習中,美十分重視加強印軍與美軍的協同作戰能力。2004年,美海軍首次為印度艦艇安裝了“聯合戰區信息交換係統”,實現了戰術情報共享,提高了參演部隊的態勢感知和信息互通能力。在2007年“馬拉巴爾”演習期間,印度采用了北約的作戰程序。美國甚至允許印度海軍進入其中心衛星係統,使雙方艦艇能相互交換音頻、視頻數據。
    (三)美國對印軍售質量升級。美國已同意售印E-2C“鷹眼”預警機和P-3C“獵戶座”海上反潛巡邏機以及F-16和F-18高性能戰機等先進裝備,並考慮出售早期預警機和“愛國者”防空導彈係統、宙斯盾艦載反導係統。2007年1月,美國向印度移交了排水量為1.7萬噸的“特倫頓”號兩棲運輸艦。該艦具備很強的遠洋運輸能力,可運送1000名士兵或物資連續航行7700海裏,也能搭載SH-60“黑鷹”直升機和“海鷂”垂直起降戰鬥機,執行偵察或攻擊任務。“特倫頓”號使印度海軍遠洋兩棲作戰能力得到質的提升,印度政府將“特倫頓”號加入印度海軍視為美印戰略關係發展的重要標誌和象征。2008年初,印度從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購買了6架新型C-130J運輸機,共10億美元。這是迄今為止美印之間最大的一筆軍火交易。目前,印度正與美國商談購買具有反潛能力的P-8i遠程海上偵查巡邏機,總價值約20億美元。
    (四)美國逐步解除對向印度出口高技術及民用核能技術的限製。為向印度示好,美國改變對印度高技術出口的既定政策,簡化出口管製程序,放寬或解決出口管製限製,使美國與印度高技術合作步伐明顯加快。2002年11月,美商務部與印度外交部根據布什總統和瓦傑帕伊總理達成的協議,成立了“美印高技術合作小組”,作為討論高技術轉讓問題的常設機構,其主要任務是確定促進美印高技術貿易的具體步驟,推動美印雙邊戰略貿易。2003年2月,兩國政府談判達成“美印高技術商業原則聲明”,內容包括美審查出口許可證的程序和政策,以擴大印獲得美兩用物項和技術;降低或取消美向印出口高技術的關稅障礙;合作解決擴散關切,加強出口管製製度。2005年7月,美印簽署16項高技術合作協議,全麵啟動兩國在高技術領域的合作。2006年3月布什訪問印度期間,美同意向印度出口2套精密設備,用於印度“月球-l號”探月計劃。在民用核能領域,根據2006年3月美印兩國簽署的民用核能合作協議,美國將在印度未簽署《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情況下,為印度發展民用核能提供核燃料和技術支持。這標誌著美國正式承認印度的核武器國家地位。美國放鬆對印度的高技術和民用核能的出口限製,將為印度利用這些先進技術大幅提高彈道導彈能力、擴充核武庫打開方便之門。
    二、美印加強軍事合作是各取所需
    在美印軍事關係中,美國處於強勢、主動的地位,試圖利用軍事合作來拉攏影響印度,實現其全球和地區戰略目標。
    (一)將印度崛起納入美戰略軌道,利用印度製衡中國。近年來,印度經濟增長強勁,成為亞洲一支重要的新崛起的力量。美國日益看重印度大國地位和地緣政治作用,將印度視為改變亞洲力量對比,平衡中國崛起,推動全球民主化,反恐和反擴散的戰略夥伴。美國明確提出將“幫助印度成為21世紀的世界大國”,這其中“包含軍事含義”。與此同時,美也將印度視為“處於戰略十字路口”新興大國,即認為印度的未來戰略走向並不完全明朗。加強與印度的軍事合作,既可提升印度的軍事力量,充實美印戰略夥伴關係的內容,也可將印度崛起納入美戰略軌道,把印度改造成美國的戰略夥伴,使印度服從服務於美國的戰略利益。此外,還可以離間印俄傳統關係,削弱俄羅斯在印度的影響。在美印發展戰略夥伴關係中,製衡中國是一個重要的考量因素。盡管美印官方通常回避公開談論這一問題,但中國因素卻無處不在。印度前駐美大使拉立特·曼辛格指出,美國認為對其構成長遠威脅的隻可能來自中國,而印度也認識到與其有邊界爭端的鄰國的經濟與軍力增長快於自己。“中國如宴會上的幽靈——沒有人願談論的不言明的存在。”① 美國一些官員希望建立美、印、日、澳四國軍事聯盟,兩國戰略家談論建立“亞洲版的北約”,目標無不主要針對中國。
    (二)爭取印度在地區和國際安全事務中發揮夥伴作用。由於美長期過度戰略擴張及世界多極化的發展,美國依靠自身力量主導世界秩序已力不從心,因此需要借助盟國和夥伴的力量。美lol外圍戰略的一個主要目標是建設所謂的“夥伴能力”,讓“新的夥伴協助它完成令人氣餒的戰略任務”。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曾表示,“印度擁有幫助維護廣袤的印度洋及周邊地區安全的能力”。美國發展與印度的軍事合作,就是希望印度能更好地發揮夥伴作用。在亞洲,美國希望印度幫助完成的任務包括:“維護海上通道安全,繼續支持在阿富汗的行動,平衡中國日益上升的實力,威懾朝鮮和中國的挑釁,保護在中亞的能源利益”。美國希望通過軍售和聯合軍演等提升印度的海上作戰能力,使印度能夠確保印度洋海上通道及關鍵阻塞點,特別是從霍爾木茲海峽到馬六甲海峽的海上通道的安全。此外,美國希望通過加強與印度軍事接觸,最終在救災、人道主義幹預、維和與衝突後重建,甚至包括沒有聯合國授權的行動中得到印度的援助。② 美軍也尋求能夠使用印度的基地、港口及軍事訓練場所。印度的基地及港口將使美軍在中東及其他戰略要地采取行動更為便捷。印度有從冰雪覆蓋的高山到異常炎熱的沙漠等各種地形,這對國內訓練場地日漸減少、軍事演練爭議日增的美軍來說同樣大有幫助。③
    (三)搶占印度軍火市場。近年來,印度加緊軍事現代化建設,用於軍事裝備進口的開支不斷增加。僅2007年,印度軍購高達105億美元,占國防預算總額的44%。據估計,未來5年印度用於軍事現代化的開支將達600億美元。未來20年印度將是世界上最大的軍火進口國之一。迄今為止,美國在印度的軍火市場所占份額很小,因此極為重視這一潛在巨大市場。未來幾年,印度空軍將購買126架軍用新式戰鬥機,總價值約106億美元。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正在同俄羅斯以及其他歐洲大國角逐這個印度軍購史上最大的武器合同。
    (四)熟悉俄製武器裝備性能,找出應對方法。印度軍隊的武器裝備主要來自俄方,且新式俄製裝備占相當比例。對美軍來說,在主要以俄製裝備軍隊為假想敵的今天,它可以通過與印度軍隊的共同演練來摸清俄製裝備的性能,找出對付它們的辦法。美軍事評論家赤裸裸地指出,新德裏方麵應該以負責任的態度公開基洛級柴油動力潛艇的聲納資料,以表示支持美印軍事合作的誠意,這樣的舉措會使美國在將來可能介入的波斯灣和台灣海峽衝突時獲得更多的安全保障。④
    對於印度而言,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合作關係同樣符合其戰略需要。
    (一)借助美國提升大國地位。印度認為,在相當長時期內,美國仍將是全球唯一超級大國,印度要成為全球大國,必須借助美國的力量。加強與美國包括軍事在內的各種合作,可提高印度的國際地位和影響,贏得更多的戰略主動,創造有利於自己的國際和周邊安全環境,實現成為世界大國的夢想。
    (二)防範中國,打壓巴基斯坦,維持印度在印度洋和南亞的霸主地位。中國與巴基斯坦是印度軍事戰略的主要假想對手。印度一直把中國視為最大的潛在威脅,對中國的快速發展深感不安。印度軍方一些人將中國在緬甸、孟加拉國、尼泊爾、中亞和波斯灣擴展影響看成是一項“包圍印度”的戰略,威脅到印度的未來安全。印度希望利用美國防範中國的意圖,通過深化印美lol外圍合作來增強自身在印度洋乃至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影響,不讓中國進入印度洋。印度的經濟、軍事實力遠遠超過巴基斯坦,但過去巴基斯坦有美國的支持,勉強和印度相抗衡。“9·11”事件後,巴基斯坦成為反恐前哨,美國給予巴基斯坦“非北約盟國”地位,加強了對巴的支持和軍事援助。印度希望通過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合作,製約美巴關係的進一步升級,鞏固其在南亞的主導地位。
    (三)引進美國先進軍事技術,增加印度武器進口的選擇餘地。印度是俄羅斯軍火的傳統市場,軍隊的武器裝備大多數是從前蘇聯或俄羅斯引進的。軍事裝備過分依賴俄羅斯,不僅不能滿足印度國防現代化的需要,也不符合印度的戰略利益。為擺脫對俄羅斯武器的過度依賴,印度希望多渠道進口武器並引進技術,實現軍事裝備的多元化。印度對美國的航空電子技術、雷達、機載早期預警以及其他有助於提高遠程投送能力的技術向往已久。加強與美國在軍貿及高技術領域的合作,既可獲得美國先進技術和武器裝備,也可使印度在武器裝備更新換代等方麵具有更多選擇,增強印度與各武器供應國的談判地位,甚至將軍購變成影響對方對印政策的籌碼。
    三、製約美印軍事關係發展的因素
    雖然諸多因素促使美印軍事合作進展迅速,但同樣也存在大量因素製約著雙方軍事關係向更深層次的發展。
    長期以來,印度奉行不結盟政策,在對外關係中強調獨立自主,不願與其他國家結盟而束縛自己的手腳。印度與美國發展關係是想借此提高自己的影響,而非心甘情願做美國的“小夥伴”。印度強調保持自身戰略獨立性的傳統,使其國內對與美國發展lol外圍合作關係存在不同意見。印度新德裏大學教授阿欽·瓦耐克不無擔心地指出,“印度與美國的軍事關係是更大的戰略和政治關係的組成部分,這種關係是不對稱的和一邊倒的。美國處於支配地位,印度處於附庸地位。這不僅對印度的戰略取向而且對其外交政策均有重大影響。在這種關係下,印度傳統有見識的、獨立的和複雜的外交議程不可避免將縮小,其重要決策的自主性將受到侵蝕。”⑤ 美印《新lol外圍合作框架》簽署後,印度共產黨表示嚴重關切和不滿,認為根據新框架,印度將成為美國全球警察戰略的一部分,損害印度在國際政治中的作用及其在國際關係中推動多邊主義的決心,並將印度拉入一場軍備競賽。美印核協議雖總體對印度有利,但印度國內同樣有強大的反對聲音。一些人擔心印度的核武器發展將受到協議的限製,另有一些人擔心協議加強了美印戰略關係將使印度被綁在美國的戰車上。在左翼政黨的阻撓下,該協議在印度議會遲遲未能獲批準。印度迄今仍未與美方簽署互用通訊與安全備忘錄協定,而這是印度接受美國高技術裝備所需要的。對與美方簽署後勤支援協定及最終用戶核查協定,印度也一直猶豫不決,致使上述協定簽署時間一再被推遲。這些都表明印度國內對與美國發展更加緊密的軍事合作關係尚有保留。
    印度與美國的軍事關係的發展也將受到俄羅斯因素的製約。俄羅斯是印度的傳統盟友,印度70%以上的軍事裝備是前蘇聯和俄羅斯的產品或與俄羅斯的軍事技術合作有關聯。印度發展與美軍事關係的根本目的是想引進部分美國先進技術,並減少對俄製武器的過度依賴,但其並沒有完全舍俄就美的意思。過去5年間,印度從俄羅斯進口了總價值100億美元的軍火。兩國2010年前的軍事技術合作計劃包括200多個項目,總價值約200億美元。軍火作為一種特殊商品,其零件更換、武器升級改造,必須依賴供應商的支持。如果俄印交惡,俄停止向印度提供武器裝備零部件,印度的軍事裝備將成為一堆廢鐵。俄羅斯議會外交委員會主席康斯坦丁·科薩切夫曾警告說,如果印度三心二意,轉向歐洲和美國,俄羅斯就會考慮與該地區的其他國家(巴基斯坦)發展軍事關係。⑥ 因此,印度在與美國進行軍事合作時,必須兼顧俄羅斯的感受,不可能走得過遠。
    印度與伊朗等敏感國家的關係也將對美印軍事合作帶來消極影響。美國與伊朗長期交惡,近年來全力以赴展開對伊朗的圍堵。美國希望與伊朗有傳統關係的印度能配合美國向伊朗施壓,而印度在伊朗問題上卻首鼠兩端。一方麵迫於美方壓力,印度在國際原子能機構有關伊朗核問題的投票中支持美方的立場,但另一方麵印度卻不顧美國的反對保持與伊朗在能源乃至軍事領域的合作。2007年5月,美國會主要議員在給印度總理的一封信中警告說,他們對印度與伊朗的關係深表關切,若印度對此置若罔聞,將可能嚴重傷害美印建立全球夥伴關係的前景。⑦ 2008年4月,伊朗總統內賈德造訪印度,推動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氣管線計劃。美國建議印度在伊朗總統訪印期間采取強硬態度,要求伊朗按照聯合國安理會的要求停止鈾濃縮活動。印度卻回應說,在對伊朗關係問題上,印度不需要美國的“指導”。盡管美並沒有將美印軍事合作與印度在伊朗問題上的態度掛鉤,但這種潛在的聯係是存在的。美一些國會議員就明確主張視印度在伊核問題上的態度來決定是否批準美印核協議。
    美國雖然積極推動美印戰略夥伴關係的發展,但對崛起的印度也有不放心的地方。由於擔心印度可能會利用美製先進武器做對美國戰略利益不利的事情,美國向印度出售武器時也附加了一些限製條件。在向印度出售“特倫頓”號協議中,美國防部規定該艦隻能用於諸如海嘯等災害的人道主義救援行動,不得參與戰鬥特別是“攻擊作戰”。協議中還授權美國可以在任何必要的時候登艦,對艦上所載貨物及裝備進行查驗。相關內容被披露後在印度國內引起軒然大波。美專家認為,由於印度與伊朗、俄、中均保持良好關係,美在向印度轉讓可能間接幫助印度戰略項目的技術時應慎重考慮,因為諸如空間發射技術等將有助於印度洲際彈道導彈計劃。
    美國在南亞地區的戰略目標是保持該地區的戰略平衡,維護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美國依然重視巴基斯坦在反恐戰中的作用,特別是其在穩定阿富汗局勢、打擊塔利班及基地組織殘餘力量中不可或缺的作用。在目前印巴力量對比嚴重失衡的情況下,美國在加強與印度的軍事合作時還得照顧巴基斯坦的利益,以免過分刺激巴基斯坦,引發南亞地區新的危機,損害美國在南亞的總體利益。
    四、結束語
    美印關係在布什政府任期內取得突破性進展,而“lol外圍合作是美印關係轉變中一個富有活力、成績顯著並不斷擴大的方麵。”⑧ 不過,美國一些人清楚地認識到,“印度是一個有自身抱負的崛起中的大國。盡管短期內它可能不會去挑戰美國在亞洲的霸權,但它必然不會永遠接受一個頤指氣使的美國……不結盟外交政策的遺產和濃厚的獨立自主戰略文化,將使建立美印戰略夥伴的前景更加困難。”⑨ 在布什政府任期即將結束的時候,美國人對快速發展的美印關係也進行了反思。許多人指出,美國和印度雖然可以進行合作,但是兩國戰略側重點並不一致。“印美並不是常規意義上的盟國,也不可能很快成為這種盟國。兩國關係中的軍事因素缺乏相互援助和駐軍權,這些在短時期內不可能實現。印度仍然堅持戰略自主的原則,它不可成為英國和日本這種盟國,也不會成為在正式聯盟框架下保持戰術獨立的法國。隻有在平等相待並牽涉其利益,印度才會與美合作。”⑩ 基於當前的國際環境及雙方在一些關乎國家利益問題上存在的分歧,美印軍事關係短時期內不可能發展成為像北約那樣的軍事同盟。
    但總體來看,美國內對美印關係進一步發展仍抱有期待,這當然也包括在軍事領域的合作。今年2月,美國防部長蓋茨訪印時表示,無論接替布什總統入主白宮的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下屆美國政府都不會改變與印度加深夥伴關係的方針。他指出,繼續擴展同印度的軍事關係是美國兩黨共識。可以預見,基於共同的戰略利益,美印軍事合作仍將進一步向更深層次發展,但道路不會一帆風順。
    [完稿日期]2008年7月25日
    注釋:
    ① Amelia Gentleman, “New era on defense for India and U. S.”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June 30, 2005.
    ② Ashton B.Carter, “American's new strategic partner?”, Foreign Affairs, July/August, 2006.
    ③ L. Venkateshwaran, “Indo-U. S. military cooperation: US perceptions”, 10/6/2006, http://www. india-defence. com/reports/2066.
    ④ 克裏斯托弗·格裏芬:《鷹與象的同盟——美印軍事合作回顧與展望》,錢錕、嶽思蕤編譯,《國際展望》,2006年第23期。
    ⑤ Praful Bidwai, “US exercising India's military muscles”, Asia Times, September 8, 2007.
    ⑥ 李勇:《不斷走向縱深的俄印軍事合作》,《黨政幹部學刊》,2007年第4期。
    ⑦ Zia Mian, “Arms sales: How the US is not Winning Friends”, Asia Times, October 12, 2007.
    ⑧ John E.Carbaugh, Jr.,“US-India defense cooperation continues to overcome obstacles”, India Report, June 2, 2003.
    ⑨ Henry Sokolski, “Gauging US-India Strategic Cooperation”, March 2007. http: //www. strategicstudiesInstitute. army. mil/.
    ⑩ Walter K. Andersen,“Ind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a Different Kind of Relationship”, Testimony before 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June 25,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