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現代軍事應急采購

來源:互聯網 責編:ldzldz 作者:佚名 時間:2009-04-25

lol外圍資訊網 fsogpg.com

黨的十七大報告提出,提高軍隊應對多種安全威脅、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的能力。為了更好地履行我軍新時期“三個提供,一個發揮”的曆史使命,承擔維護國家統一,保衛國防安全和參與搶險救災的重任,軍隊需要加強應急采購力量和能力建設。

一、軍事應急采購的地位與作用

 

近年來,隨著軍事鬥爭後勤準備和非傳統安全等各項物資采購保障以及應急援外任務的展開,軍隊采購機構在實踐中探索應急采購規律,拓寬了采購資源獲取渠道,便捷了軍隊與供應商的交互路徑,提高了戰爭和突發事件資源保障的社會響應速率,創造了新的有實用價值的運行機製,推進了軍事采購全麵建設和發展。

 

(一)軍事應急采購是軍事鬥爭後勤準備的重要戰略任務。戰爭的樣式和規模是山戰爭的能量和工具所決定的,能量和工具對戰爭勝負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和作用。從戰爭的物質本性看,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是戰爭能的高低和工具的技術條件。由於工具決定運動速率,在現代戰爭和處置突發事件中其影響和作用已越來越大,是應對多種安全威脅、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關鍵因素。現代戰爭的突發性和處置突發事件的緊迫性,對資源保障的實現效率提出了很高要求,軍事采購作為最具有組織性和效率性的資源保障行為和應用工具,必然承擔國家在戰爭和處置突發事件中的緊急資源保障責任。所謂現代軍事應急采購就是基於信息化和機械化融合的軍隊應急采購體係。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經濟能向戰爭能轉換,需要有反映軍事需求和牽引市場供給的軍事采購為橋梁,並以此實現軍費由貨幣形態向武器裝備、軍用物資(含軍事工程和服務)實物形態的轉變。由於軍事鬥爭後勤準備和處置突發事件資源保障具有任務性質突發性、資源需求足額性、保障過程快捷性等特征,需要以快速、精確、足額的響應實施對軍事行動的有力保障,因此,構建軍事應急采購組織體製和運行機製是做好軍事鬥爭後勤準備和完成多樣化軍事行動的戰略任務。

 

(二)軍事應急采購是軍隊隨時完成多樣化任務重要物質保證。迄今為止,戰爭作為一種對物質資源和生命體的毀滅性過程,是人類組織活動中對抗性和資源消耗性程度最為激烈、最為震撼的運動。除此之外,各種自然災害和恐怖主義也都產生類似於戰爭的作用。例如:2000年發生在美國的“9·11事件”,2003年發生在中國的“非典”,2004年底的印度洋發生海嘯,2005年8月美國路易安娜州遭受“卡特裏娜”颶風襲擊,2005年10月巴基斯坦發生地震災害,2008年3月緬甸強熱帶風暴,2008年5月中國汶川大地震等,都給人民生命財產帶來巨大損害,同時也消耗了巨量的物資資源。美軍認為,假設紐約市地鐵站出現生物武器的泄露,或者擁擠的洛杉磯大街上滿載旅客的公共汽車發生碰撞,從而產生嚴重損傷,處理這些事件的方案與戰時物流管理應急方案沒有多大差別。在應對戰爭和處置突發事件中,軍隊承擔了保衛國防安全和抗險救災的重任,軍事應急采購作為物資資源保障的主要力量,承擔了軍事後勤物資勤務和抗險救災保障的重任,是軍隊隨時完成多樣化任務的重要物質保證。

 

(三)軍事應急采購是快速生成後勤保障能力的有效措施。冷戰後,新軍事變革的浪潮席卷全球,戰爭形態發生了根本變化,以信息化為主導的戰爭登上了曆史舞台。信息化戰爭的突出特點是作戰空間超大多維、作戰樣式以非線性、非接觸為主、作戰節奏快突發性強等。近幾場局部戰爭,在戰爭初始階段對敵實施突然進攻,迫使敵方來不及做出有效反應,運用電子技術、隱形技術和信息化武器裝備,發揮它們的快速作戰能力,使作戰行動加快,時效性明顯提高。與後機械化戰爭時代,前蘇聯入侵阿富汗從戰爭開始到結束持續了10年時間相比,“沙漠之狐”行動隻有52小時,海灣戰爭和科索沃戰爭也隻有42天和78天。信息化戰爭的突發性對後勤保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保障空間不斷擴大,保障對象更加複雜,保障技術含量增大,精確度增高的條件下,完全運用儲備已經很難完成後勤保障任務,為此,軍事應急采購應運而生,成為應急軍事行動中快速生成後勤保障能力的有效措施。

 

(四)軍事應急采購是整個社會應急反應係統的重要環節。自然災害的發生頻率之高、危害之大,每年給全球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在應對自然災害的各種預案中,為了能夠及時搶險,減少損失,對應急采購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自然災害發生的突發性、難以預知性等特點,使國家救災等儲備難以完全與突發事件的性質相適應,必須依靠市場實施應急采購才能滿足搶險救災的需要。在經曆“9·11事件”以後,美政府意識到“應急采購的環境是指涉及軍事力量的部署,處理自然災害、恐怖活動、政治動蕩和軍事行動等的狀況與情形,而應急采購正是為了應付這些緊急狀況所實施的采購行為,從而包括戰時采購、突發事件緊急購買等內容”,並極為重視應急采購信息化工作,認為“利用標準采購係統(SPS)將大大有利於聯合采購部門在緊急狀態下開展工作”。2003年,在我國抗擊“非典”中,由於很多醫療器械和設備缺乏,政府及時啟動應急機製,委托軍隊采購機構進行應急采購,較好地完成了應急采購任務。事實證明,軍事應急采購已成為整個社會應急反應係統的重要環節。

二、軍事應急采購特點與要求

 

戰爭和處置突發事件的物資保障具有事件發生的突發性、物資消耗的巨額性、市場供給的緊缺性、保障過程的時效性、經費與需求的矛盾性、需求資源的稀缺性。軍事應急采購必須有效組織,有所作為。

 

(一)統一領導、依法行動、反應靈敏。應對戰爭和處置突發事件的物資保障特點,軍事應急采購要采取一種超乎尋常、突出效率、保證質量、兼顧效益的運行方式。—是建立統一領導、合理分工、發揮優勢、資源集成的軍事應急采購組織運動模式。通過科學規劃、合理布局,將軍隊戰略級、戰役級和軍以下采購機構集中調度,形成有一定規模和能力的應急采購力量。二是突破《政府采購法》對日常采購方式製度約定,依據《突發事件處置法》關於“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和民兵組織依照本法和其他有關法律、行政法規、軍事法規的規定以及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命令,參加突發事件的應急救援和處置工作。”的規定,依法明確軍隊實施應急采購的職能,承擔突發事件的應急救援和處置工作的職能,這職能包括保障應急救援物資、生活必需品和應急處置裝備的供給等。三是按照戰備等級和不同規模應急采購要求,構建反應靈敏的軍事應急采購工作機製。其內容包括,組織協調機製、信息與資源共享機製、協同工作機製、力量抽組機製、物資儲備與調用機製、倉儲與包裝標準化管理機製、軍事采購與物流一體化保障機製等。

 

(二)變化多端、超乎常規、急用早備。市場經濟條件下,行為主體的逐利行為和資源的需求和供給變化,導致物資供應和價格的變化,如果緊急情況下仍然按照完全的市場法則去運行,軍事應急采購必然困難重重。為此,軍事應急采購要依據相關的法規原則,通過必要的行政手段,強化政府職能,規範企業和個人在軍事應急采購中的責任和義務。緊急情況下的軍事應急采購應該遵循以下原則:一是效率性。軍事應急采購方式要突破《政府采購法》的規定方式,依據《國防法》、《突發事件處置法》等法律法規,實施協議、征用、調用等緊急采購方式。二是強製性。上論是何種經濟屬性的企業和產品,一旦納入軍事應急采購範疇,所有權人必須服從國家利益至上的統一調配,優先供應軍事應急采購物資。三是補償性。根據市場經濟的公平原則和所有權的權益保障原則,軍事應急采購應體現事後補償原則。四是效益性。在強調效率性的前提下,要注重運用經濟政策、經濟手段來規範應急采購的經濟活動,努力提高經濟效益。五是備用性。為了在緊急情況下,及時完成資源保障,需要建立必要的應急物資儲備製度。

 

(三)立足突發、快速響應、精確靈便。根據統計,我國每年因各類突發事件造成非正常死亡已超過10萬人,傷殘超過300萬人,經濟損失6500億元人民幣,約占GDP的6%。這次汶川特大地震來勢迅猛,突發性強,造成巨大的社會危害和經濟損失。軍事應急采購隻有立足突發,才能快速響應,實現保障有力。從作用看,軍事應急采購作為整個社會應急反應係統的重要一環,它的作用主要表現為,—旦發生戰爭或自然災害等突發事件,為了減少損失、贏得勝利,往往需要組織力量及時應對,快速響應、精確靈便成為應急采購成效的重要指標。例如,救災時大量物資能否及時就為,關係到許多生命的救治率和財產的完好率。物資的保障效率與處置事件成功率成正比。

 

(四)突出效率、確保質量、兼顧效益。軍事應急采購與日常軍事采購的區別在於,應急:時間概念強,強調效率,手段特殊,反映采購能力;日常:按規章辦事,強調效益,手段規範,反映管理能力。其核心是:圍繞任務,科學安排,依靠裝備,實現效率。實現條件:一是信息驅動的物流,完全聯合的貨物跟蹤信息係統。2005年美軍實現100%的資產可視。二是完全聯合的係統;應用標準化程序與數據,實現跟蹤在途物資可視化的公用標準和設施設備,用於包裝、識別、運輸和跟蹤物資。三是以需求為中心的采購與物流—體化體係。應急采購應該包括采購與物流兩個環節,每個環節又由許多流程緊密銜接。應急物資采購從采購到倉儲,再到配送等環節的物流其暢,要從鐵路、公路、水路以及航空方麵實現最優化的路線安排,完成最快的鏈接。四是盡可能降低成本。例如,減少庫存,依靠技術,戰略外包,共用公共資產,使用常規,商業運輸路線等。

三、軍事應急采購的主要方式方法

 

緊急情況時因需求加劇,使市場供給發生短缺,資源采購壓力加大。世界衛生組織負責公共醫療專家警告,導致亞洲65人死亡的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如果變異成能在人際間傳播的病毒,全球將可能有500萬至1.5億人被奪去生命。2002年“援阿”行動中,由於需求食品的特殊性和數量較大,應急采購麵臨市場資源短缺的壓力。2003年抗擊“非典”時,醫療器械和設備的短缺給應急采購也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其原因是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則決定了商品價格隨著需求增加而上漲,應急采購成本加大;現代戰爭或突發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難以預料,周邊環境不斷惡化,供給源向外部延伸;緊急情況下物資消耗巨大,運力供求矛盾凸顯。必須采用恰當方式加強軍事應急采購。

 

(一)科學運用現代理念指導軍事應急采購。海灣戰爭,美軍實施“沙漠盾牌”行動,每天消耗7680萬美元,在執行戰爭計劃的50天中,日均消耗10億美元左右的武韶裝備、物資油料、軍需給養、工程設施等資源,共計消費500億美元。美國國防部認為,1990年的海灣戰爭及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的勝利是以美軍後勤組織流程再造和管理思想、方法創新的勝利。為此,美軍提出“精確後勤”理念,具體表現為準確、及時、效率、足額與競爭。內容包括:供應鏈管理,即依據軍事需求計劃,實施從生產到戰位的供應保障管理。全壽命管理,即放棄對裝備物資物理生命周期管理,實施有效使用周期的管現,以降低管理成本,提高效用。漸進式采購,為了始終擁有新技術,軍事采購計劃要為應用新技術留有空間。融資采購,要充分利用資本市場的貨幣增值效應,擴大軍事應急采購能力。適度開放,加大軍隊內部及內部與外邊的競爭,優選好的采購機構承擔應急任務。

 

(二)建立健全以軍隊為主體、社會為支撐的軍事應急采購組織體係。借鑒美國在“9.11”事件後所建立的國家應急反應係統,通過監測、指揮、響應、救治等技術為基礎的國家綜合信息聯動技術體係。可以對突發事件隨時快速反應,應急采購能力也可大大提高。2005年7月,英國在麵對倫敦地鐵爆炸案中,憑借迅速反應機製,運用成熟的信息平台,使救援物資保障及時,通過政府鎮定自如的指揮和社會的應急響應,實現了迅速組織應急物資和按時送達指定地點的聯合行動。反映了英國在應急反應上注重構建以軍隊為主體、社會為支撐的軍事應急采購組織體係的成熟做法。國際經驗證明,建立統一、高效、協同、長效的軍事應急采購機製,必須集成各方力量,由量具戰鬥力的部門牽頭負責,通過科學組織,合理安排,再加上擁有訓練有素的軍事應急采購專職人員、必要的物資庫存和能夠應急啟動的資源生產基地,就能夠有效地應對突發的戰爭和各種災害及事件。

 

(三)高度集成軍隊、政府、商業融合的應急采購物流資源體製機製。軍事應急采購除了立足自身的軍隊采購機構外,需要依托國家的經濟動員機製和委托第三方物流采購,通過實施多部門合作運行機製,更好地發揮緊急情況的資源保障作用。一是以信息化耦合的軍事應急采購與相關機構的聯動機製。為適應新時期的安全保障要求,軍事應急采購要依托政府經濟動員部門對經濟資源分類指導、對市場供給組織、管理和行政指令作用,注重發揮商業物流對小批量、多品種、急需求的日用生活物資的網絡采購優勢,按照職能分工和地域分布,通過信息化手段,即時跟蹤和掌握經濟資源的動態變化,提高資源掌控能力,完善應對各種需求的采購方案。形成軍事采購管理部門的統一協調,統一指揮、溝通順暢、信息快捷、分工合理、優勢互補的軍地資源保障聯動機製。二是建立供應商響應的長效機製。為了實現寓軍於民的資源保障長效機製,軍事采購要引入市場競爭機製,不斷遴選最好的供應商;同時,要穩定供應關係,使企業能按照產品和自身發展的需要,不斷加大投入,形成具有較高生產工藝水平和擁有先進生產設備的資源供應基地,以促進企業生產裝備、生產工藝和生產;管理的創新,實現科技水平和生產能力的不斷提高。同時要提供必要優惠政策,例如,供應商服務國防的貸款減息,稀缺原料優先獲取權,投資、開發具有廣泛用途的軍用或軍民通用的關鍵技術項目的扶持政策等。三是建立基於企業的國防產品動態儲備機製。對於具有穩定需求的國防常用物資包括原材料和機電產品,特別是易腐產品,可以由軍隊采購方出資,在國防產品生產基地建立動態的儲備管理機製,使生產企業始終保持對某些產品的庫存常量,通過產品出入庫的動態運行,保持庫存產品的良好技術狀態,平時可滿足企業生產周轉,緊急情況可滿足應急采購。通過建立企業的生產、儲備聯動機製,使之成為軍事應急采購時的物資供給基地。

 

(四)做好具有實案化效用的應急采購預案。軍事應急采購的物資按照品種的特征和獲取的難易程度,可分為戰備儲備物資、企業儲備生產能力的物資、市場緊缺物資、日常生活用品。為了確保采購緊急任務下達時,軍事應急采購能有條不紊地展開工作,需要事先有針對性地做好實施預案。根據應急采購物資品種分類特征,可以形成三種應急物資采購預案:一是依據協議的應急采購。應急采購協議範圍內物資,確定生產周期短、價格較低的企業為本批任務供應企業。二是依托國民經濟動員的應急采購。緊急采購物資屬市場供給物資,采取商國民經濟動員部門協助采購方式,經動辦依據產品種類,選擇、確定供貨企業,經動辦通知該企業立即啟動應急生產,並由采購機構與企業簽訂采購合同。三是委托第三方物流的應急采購。對小批量、多品種的日用品緊急采購任務,屬市場供給物資,采購機構與商業集團簽訂委托采購合同,啟動第三方物流應急采購行動,由商業集團組織采購與物資配送。